第七章 闻大道.进阶玄仙

三清才想起,这不是为了修为的事情吗?被原始一紧张的,自己等人倒是还来不及说。老子身为师兄带头说到:“我等在大罗金仙顶峰之境已有千年,却是无法突破。望老师慈悲为我等解惑”原始和通天也对鸿钧一拜,玉鼎一看这师父都拜了,也连忙跟着。

鸿钧看了下说:“尔等坐下吧。”说完眼前就出现四个蒲团,三清他们坐下,玉鼎也坐在最后一个蒲团上。鸿钧又说到:“三清现在道行却是不容易再进。不过如有先天灵宝,可借灵宝斩却俗念,道行更尽一步。”

通天直率说到:“求老师教导。”

鸿钧说到也好:“不日我当成圣,这也算我成圣前对尔等最后次说道。”

原始正想问什么成圣?但是鸿钧却是不顾三清疑问,说起道来。三清只好放下疑问,静心听道,鸿钧现在虽不是圣人但也快了,那说道倒也是不同一般,用法力化出了朵朵金莲。

玉鼎现在最缺的是什么?就是法力了。他倒是想把所有的金莲都收来,但是也只是想而已,他还没有这胆子,他一边吸收金莲一便听鸿钧说准圣之道,结合自己所感悟,也是获益良多,那境界更是一个尽向上冒。

他还沉沸在鸿钧所说之中,鸿钧却是觉得奇怪,玉鼎一个金仙居然听的懂准圣之道,看这样子估计懂的比他三个徒弟还多本来鸿钧觉得玉鼎应该是听不懂的,于是化出金莲,希望他吸收点法力也就是了。

不过人家鸿钧是谁?那放现在也是个高级教师,疑惑归疑惑还是继续说道,再说玉鼎也算他徒孙哪里有老师问学生,你为什么会听的懂我说的?自然他本玉鼎归为,天生资质卓越,天道眷顾之辈。想到自己得天道眷顾,得半片造化玉碟悟得成圣之道,那玉鼎既然得盘古功德早化形万年,想来也是天道眷顾。那听的懂也是可以理解,想到这里不免就觉得原始太会收弟子了,道门大兴啊!!玉鼎和原始在他心里那都变的十分喜爱的。

对比三清四周金莲环绕,玉鼎四周,一有金莲靠近就消失。显的十分冷清,鸿钧一见,便聚起千朵金莲,围着玉鼎。沉沸在道中玉鼎一下觉得无数法力向他涌来,马上就知道鸿钧发现他吸收过快,照顾他给他的金莲。他小心的控制自己的吸收,放慢了进程,看上去就象快吸收够了样子。

为什么要控制?要知道玉鼎在混沌中重生8次,有几次都达到了鸿钧现在的境界。后是主动放弃修炼了,他真要放开吸鸿钧,那鸿钧说不好都会被吸干,当然前提是他没有被天道劈死。

高人说道,百年时光竟如流水,鸿钧说道百年后停下。对三清说尔等离去吧,以后不必再来。

三清还未从道玄妙中恢复,一听这话如凉水浇下,连忙跪着求鸿钧,不知道他们做错了什么但是请老师开恩,别逐他们出门。

玉鼎倒是知道,鸿钧意思是成圣前不打算见三清了,但是也不能说,只好跪着,和三清一起磕头。鸿钧见了,想到是自己话没有说清楚,忙说:“不必如此,为师要闭关了,成圣前却是不会出来,所以你们也别来了。”

三清一听,原来如此。老师怎的不说清楚?但是成圣是什么?正想问,鸿钧手一挥,他们四个就出了山洞。

玉鼎看三清就知道他们想问的问题,不过他还不想死,感叹想:天道就是天道,这连问个问题还要规定具体时间。想来师父他们,要问这问题要到师公成圣讲道之时了。

山洞门口,三清对看下,老子却是说:“这成圣是什么?”

原始也疑惑,通天倒是不在意:“老师不是说成圣了就出关,到时候我们不就知道了。”原始和老子听后,说:“善。”也不去在想那么多。

玉鼎低头心想:这可真没有钻研精神。他正想着,突然发现几道目光很是异常,忙抬头看着,三清把他围了,他心一跳,这但是看见原始月牙的眼睛,看来不是坏事。嘴上还是问到:“师父,师伯,师叔,你们这是做什么呀?”脸上还挂着惊恐的表情。

通天一见,大笑:“小子怕了吧,快招!你怎么进展那么快?才百年居然到了玄仙后期了,不过你可别说什么得我们提点。”

玉鼎嘴一撇说:“那我可以不可以说得师公提点?”原始,老子听后也是一乐,想来玉鼎还是个孩子,这就是自家孩子怎么看都好。

玉鼎化形是不久,但是有灵智时间也不止万年,还孩子?通天装着生气样子瞪着眼睛看着他。

玉鼎忙说:“我吸收金莲,听道时候觉得道之玄妙但是,苦无法力不足,突然一股庞大的法力想我涌来,我也没有多想就吸收,后就这样了。”

原始一听说到:“老师大恩。”于是带着玉鼎又向洞口拜了3下。洞里鸿钧笑着点着头,觉得这原始,玉鼎都是好弟子。

拜完,玉鼎突然说到:“有人闯阵。”通天一听,想也不想说到:“我们昆仑山没有布阵。”老子一算说到:“那于我们有缘之物却是该取了。”

通天一下想到,玉鼎说在先天葫芦周围布了阵。又想到老师说用先天灵物寄托俗念,自己等人却没有先天之物,这师侄好不容易发现,居然有人想抢,这不是明摆着阻我等之道。

原始心里也甚是气愤,,想自己兄弟三人,乃盘古正宗。享先天功德,居然有人敢抢自己兄弟宝物,端不得人子!看这二位气愤样子玉鼎想:敢情这2位认定了葫芦是自家的了,但是脚上却一点不慢带着路,为什么要玉鼎带路?

这是因为三清会瞬移,但是不认路。玉鼎是认路,但是还不是大罗金仙,原来三清他们可是等了葫芦百年才取走,后向鸿钧求道。但是现在听说玉鼎布了阵,倒先向鸿钧求道了,不过这内幕,三清和玉鼎都俱是不知。